威力斯

威力斯

可这会儿毕竟还有外人在场,江保宗有些拘谨,加上他心里记挂着刚刚霍凛冬说的那些话,只哄着女儿抱了抱,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女儿孤身待在河边这件事上。

“我也是碰巧路过,看到一群孩子哄抢了江家妹妹荷包里的零嘴,然后丢下她跑了,河边毕竟不安全,因此我自作主张带着江家妹妹回来了。”

霍凛冬的脸上闪过一丝后怕,接着十分诚恳地对江保宗说道:“江妹妹的情况毕竟特殊,我知道夫子也是希望她能够有玩的好的朋友,可村里那些和江妹妹能够玩在一块的都还是孩子,做事没有轻重,就好像今天这样,将江妹妹丢在河边,一不小心就会出事的,以后夫子要是想放江妹妹出门玩耍,最好还是找一个信得过的,成熟稳重的人看着些才好。”

他的这番话有些冒犯,可江保宗是个爱女心切的人,霍凛冬的提议都是为江妩着想,江保宗只会感激他,觉得他考虑周到,不会多想。

“今天真是多亏有你啊。”

以往霍凛冬在书塾里总是最沉默的,江保宗这会儿才知道原来这个有些孤寡的少年居然是这样热心肠的一个人。

想到要不是对方送阿芜回来,他的宝贝女儿不知道还要在河塘边chuī多久的冷风,很有可能还会失足掉进河塘,江保宗的心里就又是心疼又是后怕,也越发的感激霍凛冬。

为了表示谢意,江保宗让丁婆子装了满满一盒蜜饯,让霍凛冬带回家去,那些都是女儿最爱的零嘴,霍凛冬比女儿大不了几岁,想来也是喜欢这些吃食的。

霍凛冬的口腔里至今还残留着山楂片的酸涩味道,不过当他余光注意到小姑娘的视线随着那盒蜜饯移动后,他就改变了主意,笑着收下。

第5章 傻女5

“真是太欺负人了。”

送走霍凛冬后,丁婆子忍不住骂了一句。她当然不是骂霍凛冬,她骂得是白天欢欢喜喜将阿芜带走的苗三娘等人。

江保宗待人是极其大方的,又因为想要女儿结jiāo要好的朋友,每次村里的孩子邀江妩出门玩耍的时候,江保宗都会让丁婆子给女儿装上许多零嘴,这些零嘴里除了女儿那一份,也有村里其他孩子的一份。

坪乡村的村民生活比较宽裕,可并不代表他们会舍得给家里的孩子买几十文或是上百文一斤的蜜饯糖果。

江妩的那些零嘴在村里基本上就是独一份,江保宗的本意也是想让那些孩子看在零嘴的份上,带着江妩一块玩。

可江保宗也没想到,那些五六七岁的孩子年纪不大,心眼不小,他送的蜜饯糖果都吃了,却把他闺女丢在一旁。

不过归根结底还是他这个当爹的办事不够周到,居然放心让六七岁的孩子看顾自己的宝贝闺女。

江保宗又是自责又是懊恼,想着刚刚霍凛冬那番话,他居然还没有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来的处事周全。

“阿芜,以前三娘子他们是不是也拿了你的零嘴,还将你一个人抛下,等到饭点的时候,再带你一块回来呢?”

江保宗怕女儿听不明白,特地放慢了语速,让女儿慢慢理解。

村里人都说女儿傻,江保宗却觉得女儿只是比普通人学的慢,就好比她现在是四五岁孩子的心性,可四五岁的孩子也是能够听懂一些话的,他习惯慢慢教孩子,引导女儿理解一些对她来说生僻的词汇。

“坏人,山楂,没有了。”

或许是不常开口的原因,江妩的吐字有些含糊,听上去有点吴侬软语的腔调。

因为爹爹的提醒,江妩想起了要告状的事,嘟着嘴,气呼呼地告了霍凛冬一个黑状。

在“江妩”的记忆里,每次带着零嘴出去被村里的孩子拿走大半,只给她留下三两块糖果蜜饯是一件稀松寻常的事,因此江妩也不知道苗三娘她们的行为是错的,她只知道,自己每天很小心很宝贝的那点零嘴被一个有些陌生的少年抢走了,对方不仅抢了她的山楂片,还“打”了她。

傻乎乎的小姑娘连告状这么简单的事都不得要领,她不知道罪魁祸首的名字,也不知道要提及对方,只说了有人抢走了她的零嘴,江保宗理所当然的认为女儿的告状对象是苗家小三娘子等人。

“不行,我得上门替阿芜好好说道说道。”

丁婆子气不打一处来,那些孩子太胡来了,就算不想和她家小姑娘玩,也不该把人丢在河塘边啊,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算了,都是孩子,把事情闹僵了对阿芜不好,以后那些孩子再上门找阿芜玩,就帮阿芜拒了吧。”

江保宗有些头疼,真要较真,那些都是不懂事的孩子,而阿芜的心性虽然和孩子一样,外表上却已经是十四岁的少女了,有些成亲早的,这个岁数也是孩子娘了,让那些玩心大的孩子陪阿芜玩,确实也有些qiáng人所难。 威力斯

章节列表

上一篇:谁家里还没几座矿了+番外_折曲 下一篇:宫主的彩虹少女是也+番外_梨知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