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厘岛娱乐

巴厘岛娱乐

  [现代情感] 《我的私人劳家卓》作者:乔维安

  文案:

  那日在生活台,看到那个首首情歌出街唱透香江的填词人,他语态从容,淡寥几句:恋人到最后……最后的最后,可能只是一个同桌吃饭的人,一起看电影的人,你不必一个人去戏院,去餐厅,而当你有性需要的时候有一个伴,我认为到最后也只是如此。

  林生是我心头爱,可是大抵他也未必能明白,比这更悲哀的莫过于,你对着一个人同桌吃饭齐齐三年,仍未算是恋人。

  劳家卓同我,便是这样的两人。

  内容标签: 契约情人 虐(河)恋情深

  (一)

  东门的半里长街,人群从校门鱼贯而出,漫天的柏树下顿时喧闹一片。

  我慢吞吞地将手上的书一本一本塞进背包,一边抬脚缓慢地朝校门走去。

  开阔的大门前巍然耸立的花岗岩石已经近在眼前,我蹲下,漫不经心地系了系球鞋上的白色鞋带。

  道路旁有同学走过,见到我,微笑:“江意映,出去啊?”

  “啊,嗯。”我含糊地答着,站起来露出一个虚浅的笑容。

  挪出校门,我张望了一眼,朝侧边的报刊亭走去。

  “请我给一本娱乐周刊。”我至死爱看八卦杂志,各路打扮光鲜的明星齐齐聚集,前一日尚与艳女夜店湿吻,下一日就公然同纯情女友挽手试婚菜,光怪陆离的媒照灯下,甜美的职业笑容好似扭曲的日式人偶,代代均有俊赏风流,日日都有□踢爆,一直提醒着我这世界多荒谬。

  “大小姐。”而后传来恭谨的声音,我掏钱的手势定了一秒,置若罔闻,低着头接过卖报刊的阿姨找的零钱,眼盯着地面朝外走。

  “意映小姐,车子在那边。”男人的声音不依不饶。

  我低低地叹了一口气,捏住了手上的花花绿绿的杂志,转个身朝街道旁走去。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已经赫然泊在路边,男人走到车前,神态恭敬,一丝不苟地拉开后面的车门,左手扶住车门,右手放在了上方。

  我面目鬼祟,将手上的杂志半掩住了脸,如同过街的老鼠一般窜了进去。

  开车的张叔在江家颇有威信,可追溯到父辈交情,他的父亲跟着我曾祖父在战乱中从上海逃到南方,名为主仆,实为患难之交。他自小在江宅出世,从我祖父那一辈开始,一直为江家做事,可谓三朝元老,忠心耿耿。

  他性情敦厚,从不多嘴多舌,对我倒是一直不偏不倚,我虽然嘴上不说,但还是一直甚为尊重这位长辈。

  或许这是为什么祖父派他来接我回家。

  因为之前来的几位,都被我直接扔在了校门,而后扬长而去。

  我,不喜欢回家。

  将头倚在车窗,垂目看自己的手指,食指上还有一抹淡淡的水彩,冰透的蓝色,我将手指在我的白色上衣上擦了擦,一抹泪水一般的蓝,氤氲开来。

  我不喜欢他们谈论我母亲,虽然他们极少谈起她,但抛夫弃女远走异国的妖娆女子,在这样端持庄重的老派大家庭,那怕是离婚,本身就是一个耻辱。

  我也不喜欢我父亲,为了迎娶埠内名媛,我十二岁时即被他送入寄宿学校,从那之后,只在周末敷衍地接我回家。

  他将我扔到外边多年,殊不知所谓的江家大女儿,已经在年岁中被磨成了微言谨行的乖孩子,一心只愿做寻常学生,早已失去了任何没落名门阔绰舒雅的风韵,所以即使是十八岁之后,我在这个家里,仍然局促万分。

  我只盼快些大学毕业,早日自食其力,尽早离开这个家。

  豪华轿车平稳地开了近一个小时,转出了市区,进入了一方苍苍沉郁的乡间别墅区。

  开阔的平原绿地一望无际,车子在浓密的树荫间穿行。

  远处错落有致的秀致山陵中,散落着一栋一栋的私人住宅。

  江家老宅的长长红色屋顶已近在眼前。

  车子驶过宽阔的道路,两边高大的桦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尽头的大门悄然敞开。

  车子在庭院前停稳,张叔过来拉开车门:“意映小姐,到家了。”

  我扯了扯书包的背带,跨出车门,傍晚的大宅,夕阳映照下的庭院,梧桐树下一片苍翠的阴凉。

  厚实的暗红杉木大门敞开着,张嫂迎面而来,接过我的书包,朝着屋里喊:“江先生,大小姐回来了。”

  我穿过宽敞的玄关,走进古雅的主屋内的厅堂,父亲正坐在沙发上泡茶,对面的扶手椅上,坐着一位神色威严的老人。

  我站在一旁,垂手礼貌地喊:“爷爷,爸爸,我回来了。”

  一个身段丰满却不失婀娜的妇人正好端着精致瓷碟走了进来,看见我,笑着招呼:“映映回来了啊。”

  “芸姨。”这多年来,我一直不愿意改口叫她妈,全家似乎也已习惯我的拗气,我奶奶就说过我硬邦邦的,不会讨好人,一股脑儿犟脾气。

  芸姨招呼着我坐沙发上喝茶吃点心,我坐在一旁,拿了一块豆酥糖,江家祖籍浙江嘉兴,故家里人一直爱吃糯甜的江浙口味的食品糕点。

  僵硬着身体坐了一会,听他们聊今日市价与股市起落,我渐渐心不在焉。

  “你小姑姑也在家里,后院里。”爸爸忽然对我开口。 巴厘岛娱乐

章节列表

上一篇:笑忘书_是今【完结+番外】 下一篇:空荡荡的爱_乔维安【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