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娱乐

永利娱乐

  [古装迷情] 《公主,请让微臣侍寝》作者:伊人睽睽

  

  某宫,某夜,某床边,

  转醒的镇国公主摸把羽扇,淡定地瞥眼某个人影:

  

  青年丞相温柔含笑,俯身执手轻吻:

  

  此文HE,灵感来源: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布衣生活 虐恋情深

  ☆、楔子 从此醉去向来痴

  ——谢公子,你说,我们有没有一刻,在一起呢?

  草长莺飞的春季,镇国公主站在城墙前,望着天空中的大雁出神。风吹拂她青丝如歌,殷红色纱裙裹着她身体,像要随风飞去。天空中嘹亮的鸟声远走,侍女青荇为她带来了远方的书信。

  镇国公主背靠城墙,慢慢地撕开信纸,读着那些遥远的只言片语,就像她好认真的,想解读他的心:

  “公主,这次回去后,我又离开青显,去了塞北。天地都被黄沙盖着,眼睛都没法睁开,我只能每天躲在马车里喝酒。中途救了几个居民,他们很热情,邀请我去他们家乡玩。我坐在沙漠上看月亮,骑着骆驼到处跑,还和他们学跳舞。日子很轻松,让我以为我也是他们中一份子呢。……但公主,每晚坐在沙漠里,抬头看月亮时,我都在想你。那月亮又清又亮,真像公主的眼睛。千里内外,塞北的月亮,和大燕的月亮,应该是同一个吧?那公主能不能抬抬头,看看那月亮,也想一想我呢?”

  镇国公主低着头读信,最后的日期,离她收到信,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一个月,不晓得他又去了哪里……

  他在大魏的时候,她远在大燕。她去大魏的时候,他又离开了那里。当他来大燕的时候,她又不是每次都能见。

  岁月极美,极好。春花,夏雨,秋月,冬雪。即便没有他在身边,堇公主也活得好好的。她每日早早醒来,梳洗过后,皇帝请早安。上完朝,她就回宫殿里写写字,或者去御花园里看看花喂喂鱼——她每日的生活简单单调,却连和他说一说的机会,也是没有的。

  事实上,慕容堇和谢书雁生活在同一片大地上,他们却没有一刻,在一起过。

  青荇观察她的神色,轻声道,“公主想念谢公子,写一封信,他一定会来找公主的。”

  慕容堇不语,默默收了信。离开城墙,往宫殿深处走去。好久,在青荇以为公主已经忘了那个话题,慕容堇又开了口,“两个月前,他来大燕,已经见过一次。再让他来,陛下该疑心了。”

  青荇噤声,想起如今的情势,也不能公然说什么。两个月前呀——

  =分隔线=

  ——谢公子,你说,亲密的拥抱,窒息的亲吻,这算不算是,我们在一起呢?

  那时大魏和大燕友好交往,大魏派了青年丞相,来大燕商讨国事。丞相谢书雁风采卓然,温润如玉,低眉抬头间,都自有一股风流韵味。这般的美公子,大燕的人,却没有一个对他示好。因为没有人会忘记,很多年前,谢书雁是怎样毁了一个国。

  晚上夜深人静,月光搅碎一池波,水边轻纱微微拂动,滑过沉睡中的镇国公主面孔。她突然就从梦里醒来,摇扇坐起,看到水边白衣青年蹲着,手拨动着水在玩。他低着头,侧脸在水光中,一片朦胧美。

  慕容堇不说话,却摇着扇看那人,慵懒抿笑。

  谢书雁似乎察觉她醒了,抬起头看过来,眼睛漆黑发亮。他也笑起来,站起身就往这边飞掠过来,脚尖点过水面,泛起一圈圈涟漪。他站在床榻前,含笑开口,“公主不要怕,我就是来看一看你。”

  慕容堇侧身,目光扫过静得不寻常的夜色,淡定问道,“宫里的人,被你放倒了?”

  “是。”他坦然承认,向她倾过身。

  月高悬,风拂面,慕容堇一动不动,被他抱进怀里,俯首亲吻。他抱着她一起躺在榻上,月色摇碎榻上□。她看着身上的男人,紧紧地扣着他的肩。这一刻,她默默地想着,不管是青年丞相,还是谢三公子,他都是她的谢书雁,从未改变。

  =分隔线=

  ——谢公子,你说,有没有一种感情,陪着时光一起老,永远也不输给时间呢?

  再往后一年,镇国公主成亲,举国欢庆,人人大喜。大喜那日,春雨绵绵地下。宫里张灯结彩,每个人见面就说恭喜,却不知道,公主的宫殿里,死寂沉沉。

  慕容堇对着铜镜贴花黄,动作沉静稳重。她没有染上大婚的喜气,只是忠于婚事罢了。

  一刻前,皇帝亲自来看过,走前仍不放心地叮嘱,“镇国公主,这是一国的婚事,你可不要任性呀。”

  每当皇帝严肃认真的时候,都会叫她“镇国公主”。

  慕容堇没有回答皇帝,她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烟雨人间,幽声道,“陛下不知道,很多年前……我成亲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雨。”

  年轻的皇帝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怏怏离去。

  慕容堇在屋中,听到他在外面吩咐,御林军要怎么怎么安排,皇城防御要怎么怎么严密,仪仗要怎么怎么工整……这哪里像是一场婚事,倒像是一场战争。 永利娱乐

章节列表

上一篇:被风吹来的夏天_许我自由【完结】 下一篇:草莽_是今【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