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

澳门威尼斯

《神殿倾天之妖妃好甜》作者:二堂姐

文案:

【1V1双洁甜甜甜宠文,美男无数,nüè渣撕白莲】

且歌,可盐可甜,不辨雌雄。

误入仙泉,竟被冷面殿下告知是女儿身。

天赋异能,织网造梦!

呼风唤雨,命犯桃花!

六道轮回,三生三世。为人为妖,怎么嫁的都是同个人?

他,明明是杀伐果断的仙界神殿,却因她变成炫妻狂魔…

【传闻六界第一美人且歌,温柔贤良软萌可欺?】

神殿:什么温柔贤良?她明明是个狂妄自大,脾气臭,还死要面子的狠戾小狐狸。

【传闻仙界神殿不近女色,面瘫寡淡清心寡欲?】

且歌:什么不近女色?他其实是个霸道幼稚,衣冠楚楚却变了个态的腹黑大王霸。

【神殿脑回路】

且歌:“乖,你今天怪可爱的!”

神殿冷哼:“不准说本殿可爱。”

且歌:“何故?”

神殿:“可爱在风情面前,不值一提!”

【漫漫追妻路】

神殿:“又逃?活捉她,问她是不是欠收拾了?”

仙倌南天门高喝:“且歌娘娘,神殿问您是不是欠收拾了!”

众仙红脸,冷面神殿这么会玩?

且歌手持长鞭破门而入,“我不要面子的?”

神殿自跪针毡:“本殿错了。”

缘起—凡尘追妻篇

第1章 捡一美男

我叫且歌,不知来处。师父说捡到我那天,下了很大很大的雨,把通往离山的道都给淹了。万千百姓流离失所,还有的,直接就死在这场百年难遇的劫难中,十分凄惨。

在那极其不幸的一天,我大概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硬是在一片飘摇中,被劲风送上了离山,不偏不倚挂在师父门前的梧桐树梢上。

别看师父是一位德高望重的修道之人,人称了尘大师。其实,他也是个铁石心肠的。

师父说,当初捡我,只是怕我压坏了他的宝贝梧桐树。没把我扔了,也全是因为那么多师兄看着,怕坏了他的清誉,落个晚节不保的下场。

师父不仅铁石心肠,还甚是迷信。离山半山腰有一处仙泉,常年云雾缭绕。师兄们时常结伴去仙泉洗澡,据说那儿的泉水对修行大有裨益。但是,师父从不让我去,一是怕我淹死,再就是怕我天煞孤星的命格,污了仙泉圣水。什么天煞孤星!我是一点儿也不信的。

师父不仅迷信,还甚是偏心。我师兄们的名字都是云字起意,寓意早日踏上浮云之巅,得道成仙。比如我大师兄云琛,二师兄云阙,三师兄云轻,四师兄云巅,五师兄云破,六师兄云灭。

而我,师父第七个徒儿,乖巧懂事,长得白白净净,十分讨喜,却偏偏不得师父待见。我十四岁授名时,师傅只瞥眼看了我一眼,“你就叫且慢吧!”

“啊?师父你莫不是脑壳疼,想不出好名了!”我忽地蹦跳起身,朝着莲花底座上正襟危坐的师傅叫嚷道,甚是不服。

“你性子急,师父叫你且慢,无非是想让你凡事三思而后行,谨慎方得圆满,你可知师傅的良苦用心?”师傅捋着半寸长的胡须,眼睛微眯,似是还未睡醒。

“不知不知,小七一点也不想知!”我气鼓鼓地冲了出去,也不慌收拾行李,孤身一人,带着大师兄赠予我的青云剑,生平第一次出了离境。

没走到半山腰,肚子饿得紧。嘴里嘟囔着六师兄也不快点来找我,害我回也不得,走又不知走向何处。毕竟,毕竟我才十四岁,又没出过离山,哪怕是半山腰,师父都不曾让我来过,又怎么识得路。

暮色渐沉,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日灰蓝色的天,一抹血红的斜阳轻倚层云边,艳丽地晃眼。

我寻思着,寻亮处走遇上野shòu山魈的几率大概会低些。不知过了多久,天又黑了一层,我脸上的yīn霾也愈发深重。好在,在天彻底暗下来前,我竟误打误撞,来到了云雾缭绕的仙泉边。真真是天助我也!此处仙泉,师兄们每日都来,我要是在此候着,不仅不会迷路,还能让师兄们“碰巧”找回,一来不失了面子,二来也是找了个台阶,免得自己真变成流离失所的孤儿。

仙泉的水真甜!我甩去了被山泥爬满的衣物,坐在泉边捧着清水大口大口地喝着。走了大半日又渴又饿,仙泉虽不解饿,解渴尚佳。

忽而,水波dàng漾,在一片雾气中,竟站起了一个全身湿透,头发如乌鸦羽毛般黑漆漆,身体十分硬朗的道友。

他乌黑的眼定定地看着我,我也怔怔地望着他。看他的样子,不过十八九岁,身上的肌肉线条十分健硕,与我有着很大的差异。

“哪里来的村妇,竟如此不知羞耻!”突然,他颇为气愤地吼着。 澳门威尼斯

章节列表

上一篇:星际结婚公证书_闲闲鼠 下一篇:夙世卿欢_冷处偏佳